一中藥注射劑企業宣布:砍掉代理商費用

    添加日期:2019年5月30日 閱讀:457

    中藥注射劑企業宣布停止給代理商費用。

    據公眾號趣學術消息,一藥代透露,江蘇某藥企最近在重整績效考核,某中藥注射劑大品種已向代理商斷停費用,據說上海總代已經一片混亂。

    今年年初,還傳出消息,一藥企宣布對代理商進行改革,只保留300家能合規操作的代理商。

    此外,據悉,某河北知名藥企也開始停止其明星產品對藥代的費用支持。

    一行業資深人士今天向賽柏藍分析,部分藥企收緊營銷團隊可能和合規壓力加大有關——現在是公司監管的高壓時期,國家有政策意圖,加上近期交易所的公開問詢都在給藥企的回扣營銷施壓。

    ▍藥企回扣營銷頻繁曝光

    這一點也可以從最近的消息中,一窺一二。

    藥企回扣賣藥被舉報

    近日,某藥企被實名舉報回扣賣藥,江蘇衛健委發文全省調查,后該藥企發文澄清,系代理商這一法律主體的個人行為。

    溫州二院院長被調查

    5月25日,浙江省紀委省監委公眾號“清廉浙江”發布消息:溫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院長連慶泉涉嫌嚴重違法,目前正在接受監察調查。

    據醫藥代表公眾號透露,江蘇某著名國內藥企銷售經理在高鐵站被帶走調查、某外企人員被調查,疑似和此事有關。

    三甲醫生被舉報

    5月23日,鄭州某大三甲醫院放射介入科醫生被其愛人舉報收受回扣,每月可達一萬多元至兩萬多元。

    醫生舉報自己

    5月20日,據《海南特區報》報道,某鄉鎮衛生院醫生舉報自己拿回扣。舉報信稱,如果一位醫生一個月看病開出10萬元的藥物量,即可獲得15000元的藥品回扣金額,即按藥物的10%-15%回扣分配給醫生。

    可以說,近日,頻發的醫療回扣事件讓整個醫藥行業都風聲鶴唳。

    ▍普遍存在的不合規現象

    藥企回扣營銷嚴重到什么程度呢?一位從業十多年的主治醫師,在澎湃新聞上發表文章,表達了自己對醫生拿回扣現象的思考。

    該主治醫師在文章中指出,即便醫生按照正常工作給病人看病,開藥,最后都會產生“回扣”,你不想拿都不行。

    醫生其實是沒有選擇的,醫生可以不用這種藥或那種藥,可當所有的藥都被貼上了“回扣”的標簽后,你該怎么辦呢?除非你的病人可以不藥而愈。

    不過,他也坦言,這兩年打擊回扣也很厲害,很多醫藥代表都不敢來醫院了,所以以前有的藥,現在也沒有了,醫生的收入自然也就下降了。

    不過,他同時指出,但他們不來醫院,并不等于這個現象就杜絕了,只是換了一種方式存在,不然也就不會有這次沸沸揚揚的舉報了。

    針對回扣營銷,一業內資深人士向賽柏藍表示,不是所有企業都可以轉型,有些企業的產品是安全無害藥,有些是不良反應特別大的藥,這些產品和企業死亡已經成為定局,而且對他們打擊最大的也未必是商業賄賂、過票洗錢,而很可能是全國馬上要推行的DRGs。

    ▍支付方式改革顛覆回扣營銷

    DRGs全國施行之下,一批安全無效藥,將會被釜底抽薪,回扣營銷也將被倒逼退出醫院市場。

    近日,國家醫療保障局召開了疾病診斷相關分組(DRG)付費國家試點工作啟動視頻會議。

    根據國家醫保局消息,以下30個城市,將成為DRG付費國家試點城市:

    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邯鄲市、山西省臨汾市、內蒙古自治區烏海市、遼寧省沈陽市、吉林省吉林市、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上海市、江蘇省無錫市、浙江省金華市、安徽省合肥市、福建省南平市、江西省上饒市、山東省青島市、河南省安陽市、湖北省武漢市、湖南省湘潭市、廣東省佛山市、廣西壯族自治區梧州市、海南省儋州市、重慶市、四川省攀枝花市、貴州省六盤水市、云南省昆明市、陜西省西安市、甘肅省慶陽市、青海省西寧市。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均指定烏魯木齊市為試點城市。

    DRGs,即Diagnosis-RelatedGroups的縮寫,中文譯作“疾病診斷相關分組”,指醫保機構將所有住院病例按疾病診斷的情況分類,形成疾病診斷相關分組,然后就每一診斷組根據事先商定好的單一支付標準,向提供住院服務的醫療機構支付費用。

    上海市衛生和健康發展研究中心研究人員信虹云曾在八點健聞發表文章評論稱,DRGs在現代醫改中地位卓然,是世界各國醫改是否成功的標桿性指標。

    作為國務院2017年70項醫療改革的重點工作之一,按病種收付費改革已經上升至國家戰略層面。

    一直以來,DRG付費制度改革被認為是醫保支付方式改革的重點。

    早在2017年,國務院辦公廳就發表了《關于進一步深化基本醫療保險支付方式改革的指導意見》。

    文件提出要全面推行以按病種付費為主的多元復合式醫保支付方式,國家選擇部分地區開展按疾病診斷相關分組(DRGs)付費試點,到2020年,醫保支付方式改革覆蓋所有醫療機構及醫療服務。

    國家醫療保障局成立后,2018年12月20日,發布通知,組織開展DRGs國家試點申報工作,加快推進按疾病診斷相關分組(DRGs)付費國家試點,探索建立DRGs付費體系。

    有評論稱,國家醫保局正式成立,成為推動醫保支付體系改革的主力推手,其著力推進的,正是更為精細的DRGs改革。

    公眾號“中國醫療保險”發文這樣評論DRG付費,根據此前部分地方的探索經驗,醫保DRG付費會通過打包的方式推動醫院進行成本控制,從而改變當前的粗放式管理模式,進行精細化的醫院管理;也有助于減少大檢查、大處方,促進合理醫療。

    隨著醫院、醫生自主控制成本,多開藥、開貴藥的成本成為醫院自身的支出,靠回扣營銷堆砌出來的藥品將失去市場,長期橫行醫院市場的回扣營銷也將失靈。

    有業內專家進一步像賽柏藍表示,回扣營銷失靈,也不意味著所有藥企都能轉向學術營銷,畢竟學術營銷也需要產品有扎實的學術基礎,那些沒有臨床療效證據的藥品,在DRG之下,注定難以被醫生選用,也就自然面臨淘汰。

    (免責聲明:我們致力于保護作者版權,本文圖文素材來源于網絡,如涉及侵權,請及時聯系我們刪除!)


    責任編輯:小剛 www.btiplj.live 2019-5-30 16:09:44

    文章來源:互聯網

    互聯網

  • 探灵笔记小皮